“毛线哥”“毛线姐”春运期间加班为火车头织“毛裤”

2021-02-23 投稿人 : www.dzgdw.com 围观 : 626 次

卢刚民在安装期间检查机车情况。王以照 摄

卢刚民和吴丽萍两天就能编织出一台机车所需要的12个毛线盒。王以照 摄

“毛裤”被装入机车前,要经过24个小时的浸泡,以充分吸油。王以照 摄

卢刚民为机车更换上新的“毛裤”。王以照 摄

卢刚民在车底检查集油器内的油量。王以照 摄

吴丽萍将毛线穿进共有99个格子的模版之中。王以照 摄

为保证吸油效果,“毛裤”采用的毛线是由纯羊毛制成。王以照 摄

“毛裤”与轮轴接触的一面,经过半年至一年的使用后,有明显的磨损。王以照 摄

如果毛线有顶面不平整和流苏打结等现象,可能会因润滑不良导致停车。看似简单的织毛线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王以照 摄

2月3日,卢刚民和吴丽萍正在广西柳州机务段内为火车头编制“毛裤”。10多年来,卢刚民专门与毛线打交道,他和吴丽萍也被大伙亲切地称为“毛线哥”、“毛线姐”。他们编制的“毛裤”并不是给火车头保暖的,而是给火车头的轮轴提供润滑。“毛线”的学名叫集油器,是一个吸满油的、垂着一大把流苏的毛线块,起到传递润滑油和散热的作用,一头泡在润滑油中吸油,另一头则与轮轴接触输送润滑油。如毛线顶面不平整、流苏打结,都会导致车轴润滑不良,可能引发火车头半路抛锚,无法继续行驶。每个火车头共有12个毛线盒,大约每隔半年需要更换一次。卢刚民主要负责织毛线与换毛线,技术过硬,不怕脏不怕累。因感觉戴手套工作不便,卢刚民的手部长期泡在润滑油中,长满了裂纹。春运期间,“毛线哥”和“毛线姐”也更加繁忙。(完)